四方房地产与龙腾特钢(原中联公司)刘西庆,冯地报纠纷高院再审终审判决书
更新日期:2015-04-26 点击量:5次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 2014)豫法民一终字第8 7   上诉人(原审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安阳龙腾特钢制造有限公司(原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安阳市前皇甫村殷都工业园区。法定代表人:冯地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红旺,河南上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安阳市四方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安阳市殷都区果园新村。    法定代表人:孙跃军,又名孙八二,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国良,河南兴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尹西明,河南金学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刘西庆,又名刘增,男,196582日出生,汉族,原中联公司承包人,住安阳市安惠园东区7号楼10楼东户。    上诉人安阳龙腾特钢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腾特钢公司,原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安阳市四方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方公司)及一审被告刘西庆企业承包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中联公司于2009113日向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刘西庆承担亏损87805750. 53元及利息;2、判令四方公司对上述亏损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判令刘西庆和四方公司负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原审法院于200 985日作出(2009)安民三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中联公司和四方公司均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222 0日作出( 2011)豫法民申字第00221号民事裁定,指令原审法院再审本案。原审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于20131128日作出(2012)安中民再初字第64号民事判决,龙腾特钢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613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龙腾特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冯地报、委托代理人李红旺,  四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国良,尹西明到庭参加诉讼。一审被告刘西庆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一审查明:刘西庆、四方公司均系中联公司股东,刘酉庆曾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06824日中联公司作为发包方,刘西庆作为承包方,四方公司作为担保人,三方签订《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一价,合同约定:中联公司同意刘西庆承包中联公司,全权负责公司生产经营,实行承包经营目标责任制,由四方公司提供担保。承包期自200691日至20111231日。在经营合同上缴利润指标部分约定四方公司应缴纳不低于每年上缴利润指标的担保金进行担保,以确保利润指标的实现。担保金于每年元月10日前一次性交齐(第一次担保金在合同签订后10日内缴纳)。如中联公司股东进行担保,其出资额可按100%折抵现金,不足部分需现金补齐。中联公司股东承包经营或担保,不影响按其出资对上缴利润的分红。在承包经营合同的资产保值增值目标及移交部分约定中联公司以双方认可的中联公司20061031日会计报表数据为准,向刘西庆移交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由刘西庆经营。刘西庆承担债务并确保净资产保值增值。如发生会计年度净资产减值,四方公司以担保金补齐。合同期满或合同终止时,刘西庆以双方认可的会计报表数据向中联公司移交,应保持设备完好,正常使用,应收款项不得高于刘西庆接收时的账面价值。属刘西庆原因造成净资产减值,四方公司以担保金补齐。在承包经营合同刘西庆责任部分约定分年度按承包指标向中联公司上缴利润。在四方公司职权部分约定自愿以四方公司在中联钢业有限公司的出资额、债权或交现金对刘西庆承包经营上缴利润及资产保值增值进行担保,如用出资额担保的按100%折抵现金,不足部分交现金担保,债权视同现金。在四方公司责任部分约定若刘西庆当年未完成上缴利润指标,差额部分从四方公司的担保金中扣除(如四方公司用中联公司出资额担保,按70%拆抵现金,并无条件协助中联公司办理变更注册登记)。在承包经营合同违约责任及合同解除办法部分约定刘西庆在经营期间如经营亏损超过四方公司提供的担保数额时,刘西庆、四方公司应补足担保金,否则中联公司有权通知刘西庆解除本合同。合同还约定本合同从三方签字盖章并四方公司出具担保书后生效,四方公司担保书属本合同不可分割的部分。刘西庆及中联公司、四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承包经营合同上签字并加盖公司印章。合同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当天三方签订补充协议一份,对其他事项进行了补充约定。    200691日四方公司向中联公司出具担保书一份,载明:我自愿以在中联公司股权出资2500万元对刘西庆承包中联公司的2007年度上缴税后利润指标、净资产保值增值指标进行担保。出资证明书暂交董事会保管。若承包人未完成2007年度上缴税后利润指标、净资产保值增值指标时,差额部分我自愿将担保股权按70%折抵现金补足,无条件办理相关手续。本人保证,该股权未对外抵押,并承诺该股权未解除担保责任前,不用于非中联公司需要的对外抵押担保。担保有效期自200691日至20071231日,并在承包人完成上缴税后利润、净资产保值增值指标后终止。四方公司在担保书上签章,法人代表孙跃军在担保书上签字。   200694日三方当事人又签订补充合同一份,再次明确约定承包经营期限自200691日至20111231日,上缴利润额以主合同为准。中联公司、刘西庆共同聘请会计事务所对中联公司2006831日会计报表进行审计.核实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中联公司以经过审计的中联公司2006831日会计报表数据为准,向刘西庆移交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由刘西庆经营。200683 1日以前公司亏损由中联公司承担,200691日以后的公司亏损由刘西庆承担。四方公司作为担保人在补充合同上加盖公司印章,法人代表孙跃军在补充合同上签字。  2006914日中联公司董事会出具收据一份,载明:“今收到担保人四方公司法人代表孙跃军股权证一份,股权出资2500万元。担保人对总经理承包经营期间承包指标进行担保”。  原一审另查明,2006815日四方公司就与刘西庆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一份,约定将四方公司在中联公司3000万元股权转让给刘西庆,转让价款为3300万元。2007912日中联公司通知四方公司,其出资股权已转让至债务人刘西庆名下。   2006929日,刘西庆又将无缝钢管厂分包给另一股东邢长顺承包经营。刘西庆和邢长顺承包经营期间,均发生亏损和外债,无法继续正常经营。    2008519日冯地报与中联公司签订合资经营合同一份,约定为发挥冯地报的资金、管理优势和中联公司的设备、技术优势,由冯地报对中联公司进行投资,双方合资经营中联公司各条生产线。双方在第六条注册资本、实收资本中约定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后,双方商定。在第七条投资方式、额度、资金用途、注资时间中约定由冯地报投资约2700万元收购中联公司大部分自然人股东转让股权,本合同生效后5日内完成对以上股东牧一购股权,10日内办理股东转让股权工商变更登记。投资约3300万元用于完成对中联公司增资扩股。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一告后10日内,冯地报完成对中联公司增资扩股。在第八条财务审计中约定,本合同生效后,冯地报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中联公司财务状况进行审计,中联公司应保证提供会计资料真实、合法、有效,积极配合审计工作。冯地报向中联公司注入资金时,中联公司经审计的财务中“所有者权益”(净资产)应大于或等于“实收资本’’,注入资金前中联公司的亏损或潜亏全部由中联公司自行承担,列在刘西庆名下,由其本人承担并负责弥补。在第十一条生产经营中约定,鉴于双方合资经营中联公司,原《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终止。终止法律程序及责任中联公司自行负责。该合资经营合同还约定了其他事项。冯地报及中联公司法人代表刘西庆在合同上签字。2008520日冯地报和刘西庆又签订补充合同,约定鉴于对中联公司审计工作未结束,待会计师事务所对中联公司出具审计报告后,双方应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对审计报告中反映的问题及处理方案,友好协商,另签补充合同。双方对合资经营后中联公司的出资金额、出资比例等,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后,双方另行协商,签订补充合同。双方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冯地报和刘西庆在补充合同上签字。    2008614日,经清产核资,公司累计亏损10880575 0. 53元,减去200683 1日承包前公司原有亏损2100万无,刘西庆于200691日至2008519日承包期间共造成中联公司资产减值亏损87805750.5 3元。200878日刘西庆在清产核资情况说明中对亏损数额签字予以认可。四方公司以清产核资情况说明系中联公司自己编制并审核等理由为由对中联公司主张刘西庆承包期间亏损额87805750.5 3元提出异议,但四方公司主张要重新审计鉴定,应由中联公司承担鉴定费用。经原审法院向四方公司释明,其在原审法院限定的期限内未提交鉴定申请,亦未能交纳鉴定费用。    原审法院一审认为,2006824日、200694日发包方中联公司、承包方刘西庆、担保方四方公司签订的《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补充协议》及《补充合同》是三方当事人在协商一致的情况下签订的合同,合同合法有效,三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享有权利、承担义务。 关于刘西庆是否应承担其承包期间亏损的问题。因2006824日中联公司、刘西庆及四方公司签订的三方合同明确约定刘西庆不仅要完成利润指标,还应对中联公司资产保值增值,如发生亏损导致资产减值应承担责任。刘西庆对其承包期间造成资产减值应承担亏损不持异议,故刘西庆应承担其承包经营期间亏损的责任,利息从200878日刘西庆签字认可其亏损之次日起计算。    关于本案中四方公司是质押担保还是保证担保,四方公司应否承担担保责任及承担何种担保责任的问题。本案中三方合同中虽约定四方公司的担保书属合同不可分割的部分,四方公司的担保书上有以其在中联公司股权出资2500万元对刘西庆承包2007年度上缴税后剩润指标、净资产保值增值指标进行担保的承诺,但三方协议中同时约定刘西庆在经营期间如经营亏损超过四方公司提供的担保数额时,刘西庆、四方公司应补足担保金。三方合同还多处约定四方公司对刘西庆上缴利润及资产保值增值进行担保,发生刘西庆未完成上缴利润指标或资产减值时,四方公司以“担保金补齐。三方实际履行合同时未按照担保法规定将股份出质记载于股东名册,故应认定三方当事人约定的担保方式是在生效要件上存在瑕疵的股权质押,同时以“担保金”作为担保兜底的连带责任保证。四方公司依照三方协议约定对刘西庆承包期间的亏损向中联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关于刘西庆承包期间亏损额的认定问题。四方公司虽对清产核资情况说明提出异议,但因主债务人刘西庆对亏损数额未提出异议。,且200878日的清产核资情况说明系冯地报与中联公司于2008519日签订合资经营合同的背景下对中联公司进行的清产核资,该清产核资具有较强的真实性、客观性,四方公司提出鉴定费不应由其承担,在原审法院限定的期限内,四方公司未能提出对刘西庆承包期间的亏损数额进行鉴定,故四方公司对该清产核资情况说明进行的抗辩不予采纳。应按刘西庆认可的亏损额予以认定。关于四方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数额问题。四方公司出具的担保书上写明担保有效期自200691日至20071231日,即对刘西庆承包期间16个月的上缴利润和资产保值增值进行担保,该期间系对四方公司担保时问范围的限制,而不是当事人对保证期间的约定,三方协议虽约定按年度核算上缴利润及资产损益,但未按协议执行,三方协议履行至2008519日终止共履行近21个月,故四方公司应对其中1 6个月的资产减值部分一承担担保责任,按21个月资产减值总额87805750.53元计算,每月平均减值4181226. 22元,按1 6个月计算减值为66899619. 44元。因四方公司以其股权2500万元对刘西庆进行质押担保系三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该股权质押担保方式虽在生效要件上存在瑕疵,但并不影响该质押合同的效力,依照担保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对物的担保以外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放弃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在债权人放弃权利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中联公司在有2500万元质押担保存在的情况下,同意四方公司将质押物转让给刘西庆的行为,应视为其放弃了该质押物的担保,四方公司在中联公司放弃质押物2500万元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四方公司应在41899619. 44元的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原审法院于200985日作出了( 2009)安民三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  一、刘西庆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中联公司经营亏损87805 75 0. 53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87805 750.5 3元从200879日起至本判决限定履行期满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二、四方公司对刘西庆经营亏损41899619. 44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41899619. 44无从200879日起至判决限定履行期届满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方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  有权向刘西庆追偿。案件受理费480828元,由刘西庆负担。  四方公司申请再审及答辩称:1、原审法院认定四方公司为刘西庆承包经营提供了保证担保,并承担连带责任,是完全错误的。根据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的约定,四方公司将自己的2500万元股权证依法质押给中联公司,中联公司也从来没有让四方公司交纳保证金,故本案中不可能存在有效的保证金质押合同关系,更不存在2500万元股权质押合同外的所谓连带保证法律关系。原审法院将承包合同中明确约定的质押关系错误的认定为保证关系,将“保证金”与担保法中的“保证”这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法律概念混为一谈,并判决四方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是没有法律依据的。2、中联公司已书面同意不再追究四方公司任何担保责任,是对自己权利的放弃(详见双方协议书)。3、中联公司诉称刘西庆承包经营期间资产减损87805750. 53元没有事实依据。这一所谓“亏损数额’’是未经过有关部门认可的虚伪数据,是中联公司与刘西庆恶意串通的结果,而原审法院在没有经过会计审计的情况下,将所谓的资产减损87805750. 53元分摊至每月4181226. 22元,并且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刘西庆自200691日至20071231日承包16个月期间存在资产减损的情况下,  直接判决四方公司承担资产减值的连带清偿责任是极不负责的草率认定。4、龙腾特钢公司董事长冯地报未经担保人同意,提前解除刘西庆承包合同,给四方公司造成重大损失,四方公司否再承担担保责任。中联公司申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再审撤销安阳中院(2009)安民三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驳回中联公司对四方公司的诉讼请求。  中联公司申请再审及答辩称:1、原判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原判认定四方公司对16个月的经营亏损承担担保责任的证据,仅是一份由四方公司单方出具的、未经过我方质证的《担保书》复印件,该复印件上写明的担保有效期远远少于《总承包合同》约定的担保期,依法应认定无效,原审法院就据此判决四方公司仅对全部亏损87805750. 53元中的41899619. 44元及利息承担保证责任缺乏证据证明。2、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原审以四方公司提供的《担保书》写明的有效期确定四方公司的担保责任金额,违反了《担保法》司法解释的规定,是适用法律错误。另外,  “出资额2500万元”不是“物”,不适用《担保法》第二十八条“物的担保’’的规定,原审法院以中联公司同意四方公司2500万元股权转让为由,依据《担保法》第二十八条免除四方公司2500万元保证责任属适用法律错误。3、四方公司提交的中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地报与四方公司法定代表孙跃军签订的不再追究四方公司担保责任的协议书,损害了中联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具有合法性,且所附的条件未成就,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与现实意义,不能成为免除四方公司担保责任的借口和依据。请求再审依法撤销安阳中院( 2009)安民三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改判四方公司对刘西庆承包经营亏损87805750.5 3元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刘西庆未到庭,也未提交书面陈述惠见。    原审法院再审查明,在刘西庆承包期间,2008519日刘西庆以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中联公司与冯地报签订一份《合资经营合同》。该合同财务审计部分约定,由冯地报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中联公司财务状况进行审计,中联公司保证提供会计资料真实、合法、有效,积极配合审计工作。该合同生产经营部分约定,鉴于双方合资经营中联公司,原《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终止。该合同的补充合同还约定,办完变更登记后,合资后的中联公司仅有冯地报、刘西庆两位自然人股东,以上两位股东是合资后中联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后来没有经过会计师事务所对中联公司财务状况进行审计。为冯地报入股中联公司,  中联公司财务部于2008614日出具了《清产核资情况说明》,经清产核资,中联公司累计亏损108805750. 53元。200878日,刘西庆、冯地报及中联公司总会计师张卫凯均在《清产核资情况说明》上签了名。原审中刘西庆认可该亏损额。四方公司对该亏损额提出异议,称该《清产核资情况说明》是中联公司与刘西庆恶意串通的结果。原审法院再审中行使释明权,要求中联公司组织刘西庆、四方公司对刘西庆承包中联公司期间给中联公司造成的亏损进行审核,中联公司不同意,也不申请鉴定机构鉴定。原审法院再审另查明,200924日,中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地报与四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孙跃军签定一份协议书,该协议第二条:中联公司承诺:中联公司于2009年元月十三日在安阳中院起诉刘西庆及赔偿担保一案,中联公司放弃对四方公司担保责任的要求,但不向中院撤回对四方公司的起诉,无论法院裁判结果如何,中联公司今后保证不追究四方公司为刘西庆在安阳中联钢业公司承包经营期间的担保责任。该协议第三条:四方公司承诺一:认可中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地报与安阳市中联钢业有限公司的合资经营合同,对冯地报成为安阳市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法人代表不提出任何异议。该协议第四条:如四方公司成为中联公司股东,四方公司同意送一仟万股给中联公司或中院执行刘西庆股份时,四方公司负责和吕树林协商达成以壹万元为价转让给四方公司壹仟万股份。该协议还约定其他内容。四方公司以该协议主张免除其对刘西庆经营亏损的担保责任。其他查明事实与原审认定事实一致。 原审法院再审认为,发包方中联公司、承包方刘西庆、担保方四方公司于2006824日签订的《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及随后签订的补充协议,是三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三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约定享有权利、承担义务。中联公司主张刘西庆承包经营期间资产减值亏损87805750.53元,鉴于刘西庆在原审中对该项主张不持异议,且在原审判决后既未提出上诉,亦未申请再审,表明刘西庆对上述亏损额是认可的,其应当按照承包合同的约定对上述亏损额承担责任。关于债权人中联公司所持担保人四方公司应对上述亏损额承担担保责任的主张,因上述亏损额系因冯地报入股中联公司而由中联公司自行核算的,四方公司并未参与核算,对核算结果亦不认可,在中联公司、冯地报未委托第三方进行核算,再审期间中联:公司亦不网意三方对刘西庆承包期间的资产减值亏损共同进行审核的情况下,中联公司主张四方公司对上述亏损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中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地报与四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孙跃军于200924日签订的中联公司放弃要求四方公司承担担保责任的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有效协议,四方公司据此协议要求不再承担担保责任的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的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一、维持( 2009)安民三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刘西庆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中联公司经营亏损8780575 0.5 3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8780575 0. 53元从200879日起至判决限定履行期满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二、撤销(2009)安民三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四方公司对刘西庆经营亏损41899619. 44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41899619. 44元从200879日起至判决限定履行期届满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方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刘西庆追偿。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原审案件受理费480828元,由刘西庆负担。龙腾特钢公司上诉称:原审法院再审判决免除四穷公司担保责任依据的事实、证据及理由完全错误,在法律上完全不能成立。本案主合同双方当事人自行核算亏损数额的方式和效力,属于当事人意思自治,完全合法有效,其法律效力毋容置疑。原审法院再审判决以担保人未参与主债务数额核算就认定亏损数额证据不足并免除担保人责任,完全没有法律依据。2009214日孙跃军与冯地报签订的协议,是一种暗箱操作的非法利益交换,冯地报签订该协议纯属个人行为,非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该行为严重损害公司利益和其他股东合法利益,属于无效民事行为。请求二审法院判令四方公司对刘西庆承包期间给中联公司造成的全部亏损87805750. 53元及利息承担全部连带保证责任。    四方公司答辩称:四方公司并没有提供保证责任担保,而是提供的权利质押担保,而且该权利质押担保也因质押物的灭失而消灭,四方公司在权利质押担保消灭的情况下,不应再承担担保责任。中联公司与刘西庆不通知四方公司进行清产核资,侵犯了四方公司依据《公司法》和《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享有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在此情况下做出的《清产核资情况说明》对四方公司不具有约束力。四方公司与中联公司2009214日签订的《协议书》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协议内容没有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也不存在其他无效情形,该协议为有效协议,四方公司有权据此不再承担担保责任。原再审判决无论是认定事实,还是适用法律,均不存在错误,龙腾特钢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再审判决。刘西庆未陈述意见。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诉似及答辩意见,本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四方公司应否对刘西庆承包经营的后果承担担保责任;  2、如果四方公司应当承担担保责任,应当承担何种担保责任以及责任的大小。各方当事人对此均无异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除与原审法院再审判决查明的一致外,另查明:中联公司于201039日更名为龙腾特钢公司。    本院认为:关于本案中四方公司应否对刘西庆承包经营的后果承担担保责任的问题。本案中中联公司、刘西庆与四方公司于2006824日签订的《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承包经营合同》及随后签订的补充协议,是三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原再审判决对该协议的效力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依据该协议,四方公司以其在中联公司中的股权为刘西庆的经营行为提供质押担保,但是在此之后的2007912日,中联公司同意四方公司将其3000万元股权转让给刘西庆,由于四方公司用于质押的股权的转让,附属于该股权的质押权随之消灭。该承包经营合同中约定的四方公司以其债权和现金进行担保,并未实际履行,该担保行为没有成就。因此,四方公司不应当再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且四方公司与中联公司双方法定代表人代表各自公司于2009214日签订的《协议书》,意思表示真实,该协议内容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不存在其他无效情形,该协议为有效协议,四方公司据此亦不再承担担保责任。原审法院再审判决对该协议效力的以定正确,判决四方公司不再承担担保责任的处理适当,本院予以维持。龙腾特钢公司上诉主张冯地报2009214日与孙跃军签订协议的行为系个人行为、非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协议无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对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    序合法,应予维持。龙腾特钢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 2012)安中民再初字第6 4号民事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480828元由安阳龙腾特钢制造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张宗敏代理审判员    高海娟代理审判员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九日